萬惡的根源

關於部落格
  • 21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巴拉圭的悠悠時光



朋友引言:


    他被我呼叫出來後
    就一起去總圖看電影
    看完以後就開始交換電影心得
    然後說我們害怕國片的一個地方
    常常用無言描寫無言
    想傳達"無聊"卻傳達"這電影好無聊"
    然後討論到厲害的導演要傳達"無聊""寂寞""無言""冷清"
    靠的是敘述,不是靠空白什麼都不講
    導演要操縱視覺聽覺跟語言文字來讓人感受
    每一畫面很豐富
    看完以後內心就有深沉的感受而不是空洞



這段話很有意思。
我昨天看了一部電影叫:巴拉圭的悠悠時光 (原名:巴拉圭的樹吊床)。全長78分鐘,一共只有兩個主場景(=兩個畫面):天空、某樹林一隅,四個過場場景:農田、溪邊、火爐邊、門邊。四個過場場景全部加起來的時間大概不到20分鐘。人物兩個:老公公+老婆婆。

他們從頭到尾一直在說話,說很瑣碎的話,像:「天氣越來越熱了!」「你覺得會不會下雨?」「兒子留下來的狗一直叫,討厭死了~」

對白是像OS般配上去的,畫面上的人看起來一點沒有「正在對話」的樣子,沒有任何配樂;完全跟「豐富」扯不上邊,可是當78分鐘後,畫面結束,最後一串雨聲響起時,突然覺得前面那78分鐘有其必要。
寂寞、冷清、孤獨、無奈這類東西是情緒,而情緒怎麼被抒發人各有異。有的人靠說,有的人選擇壓抑性的沈默。對我而言好的導演,不見得一定要靠什麼途徑,但應該要能夠精準地掌握他所選擇的表達方式,無論有聲無聲,多或少。有時候講得太多,也會顯得濫情或刻意,就跟配樂一樣。
蔡明亮跟今年的影展評審吵架了,因為某個評審的一句:耽溺於個人情緒...
我其實挺同意那位評審的,但若要說反對蔡明亮也不盡然,這有點牽扯到供需&被賦予價值的問題。
我覺得國片有個問題是:太過類似。
當某個類型被賦予了較高的評價之後,之後大家便起而效仿。蔡明亮帶起了某種形式。
忘記是哪個導演講的(好像是奇士勞斯基吧?@@?? 我忘了)
以沈默來描寫沈默是危險的。因為真正要描寫的,根本就不是「沈默」本身。
無言、無聊、瑣碎、叨唸、不著邊際..etc,都只是媒介。目的是那個被它們所累積起來的東西。
好的導演應該是掌握這些元素,而不是反被其掌握。

安排得好,有時候,靜默有很大的力量。
我覺得啦~~ X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